硝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硝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罗京追悼会11日举行骨灰不回四川老家《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7:28:24 阅读: 来源:硝酸厂家

罗京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1日举行。(资料图)

7日下午6点,北京307医院为罗京设置的灵堂送走了最后一位前来吊唁的访客,李修平、海霞和杨澜等人也前往现场表达哀思。工作人员和罗京的亲属们一起将遗像和花环等撤下,整整三天的追思会结束了。再见罗京,便是11日上午在八宝山举行的追悼会———事实上,对绝大多数届时会到场的人来说,那也是他们看到罗京的最后一面。因为罗京的遗体至今仍保存在医院太平间的冷库里,追悼会前将有专门的技术人员为他做好整容和化妆,尽力让这张备受人们尊敬的“国脸”保持最好的状态。

表姐:我给亲戚排班守灵

昨日下午4点,记者在北京梅地亚中心的宾馆房间里,见到了罗京的表姐王莉文。今年65岁的王莉文是原乐山市政府的副市长,曾任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6月5日那天上午,王莉文正在外面办事,儿媳给她打来电话,说在网上看到了罗京去世的消息。

“我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因为我4日晚上才和罗平(罗京哥哥)的媳妇通了电话,说小京的烧退了,暂时脱离了危险。我还以为又是类似今年愚人节的玩笑呢。”但紧接着亲戚朋友的电话陆续打来,王莉文这才紧张起来,赶紧拨打罗平手机,已经打不通了。“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是真的了,立刻打电话订机票。”

罗京的母亲王朝忠共有8个兄弟姐妹,王莉文的父亲和罗京的母亲是亲兄妹,分别是老大和老幺。而罗京的父亲则是独子,所以这次过来的亲戚,基本上全是罗京母亲这边的。“每家出了一两个,加起来有十几个,先过来帮忙,其余的都在追悼会之前来。”作为大房的长女,加上平时在家族中威信很高,王莉文自然而然地担任起安排众亲戚们分头工作的重任。“因为灵堂那边一直要有亲人在,我就给他们排了班,每天上午一拨、下午一拨,轮流去灵堂守着。另外专门有人陪着两位老人。”

为了不打扰到姑妈和姑父(罗京的父母),王莉文和其他所有的亲戚来到北京后,没有一个让去接的,都自己坐公交或地铁,或者出租车前往307医院。“当然,台里也给安排得很周到,让我们住在梅地亚中心,开始我们都没想这些,台里对小京这么重视,我们非常感动。”

[page_break]

母亲:还不知儿子已经走了

据王莉文介绍,罗京父母一直住在央视梅地亚中心后面的内部职工宿舍里,这是央视当年分给罗京的住房,和罗京后来在金融街买的房子距离不远,平时也方便走动,以前每次来北京开会,王莉文都住在姑姑家。她有些难过地告诉记者,罗京的母亲至今都不知道儿子去世。

“姑姑的身体很不好,几年前就开始出现老年痴呆的症状,这两年更严重了,很多事情都已经糊涂 ,对家里的亲人有的都认不清……”去年9月底,正是罗京开始去医院化疗的时候,罗母也得了脑血栓住院。为此王莉文专门来北京住了半个月帮忙,“那段时间是他们两口子最困难的时候,但那时候没人觉得罗京会有事,都觉得发现早,医疗条件又好,很容易就能治好,他自己也根本没犯过愁。”那时候王莉文还跟掉光了头发的罗京开玩笑:“你也变成少林小子了啊!”

出院之后,罗京母亲的身体大不如前。“现在老人家半身都瘫痪了,你说谁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幸好她糊涂了,要不然早就会开始怀疑,怎么儿子这么久都没回家看看……”王莉文叹了口气,“只能瞒一天算一天。”

父亲:开始情绪崩溃 后来帮着家人瞒老伴

与老伴相比,罗京的父亲非常痛苦———今年春节,他最后一次见到儿子,那也是罗京最后一次回家陪爸妈过年,随后罗京便住进了307医院。亲人们全部隐瞒了罗京后来的病情反复。“只说好的,不说坏的,一直骗老人家说在康复中。”但是6月5日早晨,善意的谎言被残酷的事实戳穿。老人从梦中被叫醒,由央视特派的工作人员匆匆接往307医院,去见儿子最后一面。回来后,老人几乎情绪崩溃。

“姑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都不见,电话线拔了,手机也关了,谁敲门都不开。直到我回家去敲门说是我,他才打开。后来姑父告诉我,他那时不只是伤心,更是生气,生气我们一直对他隐瞒罗京的病情,说:‘你们要是早点儿告诉我,我至少还能看一眼活的啊!’唉,其实最后那两个礼拜谁都见不到小京了,他一直在全封闭的高压仓里住着。”

然而,从5日之后,罗京的父亲也被迫加入了“撒谎”一族,默默地与晚辈们一起继续哄骗坐在轮椅上的老伴。“今天晚上追思会结束了,我们会自己买些菜到家里,做一桌川菜,就当是亲人团聚,也冲淡一下这些天的悲哀,让老人身边的气氛尽量轻松一点。”王莉文告诉记者。

[page_break]<

开眼角能是眼睛变大吗

玻尿酸可以取出来吗

瘦脸针注射的时候针头碰到骨头没事吧

我的屁股天天待在暗无天日的裤子里为什么还会有两团黑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