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硝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伊拉克手中有油心中也愁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22:12:41 阅读: 来源:硝酸厂家

伊拉克:手中有油,心中也愁

伊拉克油气资源丰富,但油气勘探开发面临的问题棘手。伊拉克油气工业发展之路不平坦。

伊拉克,这块曾经孕育了灿烂“两河文明”的神奇土地,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其油气资源在带给伊拉克人无尽财富的同时,也曾一度让他们遭受无情战火,更让尚处恢复重建阶段的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地方当局之间矛盾重重。

石油引发战争

2003年3月20日,美国以伊拉克涉嫌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暗中支持恐怖分子为由,在争取联合国授权未果的情况下,绕开安理会,对伊拉克实施大规模的军事打击。在这场战争前后,国际舆论大都认为,美国发动这场战争,不过是在反恐名义下,试图接管和控制伊拉克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2011年,一份基于英国政府备忘录的独立报告进一步证实了美、英发动这场战争的石油动机和目的。

这份独立报告指出,早在2002年10月,BP、壳牌和BG等跨国石油天然气巨头就与时任英国贸易大臣的西蒙斯男爵夫人举行会谈,并达成一致意见,即由英国政府代表BP等石油天然气巨头游说美国布什政府推翻萨达姆政权,从而为这些石油天然气巨头进军伊拉克扫清障碍。

天然气上的纠结

除拥有大量的石油资源外,伊拉克还蕴藏着丰富的天然气。然而,由于伊拉克的天然气生产技术和工艺十分落后,开采石油过程中有大约70%的天然气无法正常回收,只好白白烧掉。据测算,每天这样被白白烧掉的天然气总量超过0.25亿立方米,换句话说,伊拉克每天要白白烧掉500万美元。与此同时,伊拉克的电力供应却严重短缺。有鉴于此,伊拉克积极引进海外天然气发电项目。

2008年9月,伊拉克石油部与壳牌公司就收集巴士拉省油田天然气发电项目进行初步谈判。遗憾的是,这一谈判一开始就招致伊拉克议会中石油和天然气委员会的反对。该委员会强调,相关谈判中的决策层应该包括当地政府,这就使得谈判陷入长达3年之久的僵局。直到2011年11月,伊拉克石油部与壳牌公司之间金额达170亿美元的合同才最终得以签署和批准。

虽然协议最终得以签署,但巴士拉地方官员的反对却依然如故。去年11月25日,巴士拉省议会官员对伊拉克石油部提出诉讼,要求取消该合同。

巴士拉省之所以如此坚决反对伊拉克石油部与壳牌公司的天然气发电项目,是因为害怕历史再度重演。事情是这样的,2010年1月伊拉克议会通过了一项关于石油收入分配的法案,该法案规定,每个省有权对本省生产和提炼的石油每桶提取1美元。根据这一条款,巴士拉省每月应该有约9000万美元的收入,但巴士拉省长萨马德在去年11月抱怨说,中央政府并没有兑现这一政策。

然而,巴士拉的激烈反对对该项目的结局并没有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2012年3月,壳牌公司宣布,它将在伊拉克南部的祖拜尔建立两座25兆瓦的天然气发电厂。该项目的投产无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伊拉克电力供应短缺的压力。

库尔德地区政府意欲何为

对伊拉克中央政府而言,库尔德地区更成“问题”。因为这里的油气勘探开发活动已经完全撇开了伊拉克石油部。到2011年,库尔德地区政府已与来自17个国家的41家企业签署了37个有关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发权的生产分成合同。在库尔德人看来,这些油气资源开采合同所创造的财富使库尔德地区政府有了自治诉求的本钱。

早在2011年10月18日埃克森美孚正式涉足库尔德地区的油气资源勘探开发之前,库尔德地区政府就已私自与一些小型石油公司签署了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合同。针对库尔德地区政府之举,伊中央政府祭出了宪法的第112条。该条款规定,所有未经其批准的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协议均为非法。据此,伊拉克石油部宣布,与库尔德地区政府私自签署合同的石油公司都会被列入黑名单,并禁止他们参与伊拉克其他地区的石油业务。

不过,库尔德地区政府仍然无视中央政府的权威,其自然资源部部长艾什提·哈乌拉尼甚至公开表示:“在未来几个月中,我们希望看到另外两三家大公司在库尔德地区工作,期望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发现,从而实现到2019年每天200万桶的新目标。”

库尔德地区政府想要的远不止这些。由于缺乏直接的出海通道,巴士拉就成为库尔德人通向国际石油市场的唯一通道。为了摆脱中央政府的控制,库尔德人积极推动建设连接土耳其地中海港口杰伊汉的石油天然气管线。一旦实现,库尔德地区政府就可直接出口石油和天然气。

库尔德地区政府之所以如此急切地寻求经过土耳其的石油天然气管线,原因在于,这样可以避开中央政府的控制,从而打破其目前对伊中央政府高达95%的财政依赖。摆脱财政依赖是库尔德人从自治走向独立的重要一步。不过,事情远非如此简单。原因有三:其一,独立管线问题尚处于探讨阶段,尚无正式的协议。其二,土耳其已经明确表示,不会接受任何未经伊中央政府认可的管线交易。其三,更进一步讲,土耳其会冒在其本身东南部的库尔德地区引发不安甚至反抗的风险,而容忍出现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须知,至少有一半所谓的库尔德斯坦地区位于土耳其境内。

鉴于此,任何有关这条独立管线问题的讨论很可能仅仅是土耳其对伊中央政府的一种政策姿态。自伊拉克总统马利基在去年12月发出逮捕副总统塔里克·哈希米的总统令之后,伊中央政府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就急转直下。哈希米到土耳其避难后,土耳其和伊拉克甚至相互指责。因此,土耳其很可能借此说服伊拉克政府放弃对哈希米的指控。

路在何方

毫无疑问,伊拉克的石油工业将继续发展,石油出口将继续增长。随着石油产量和出口量的增长,伊拉克在欧佩克内将发挥更大的作用,进而保持对全球能源市场更大的影响力。国际能源机构在其2011年的报告中预测,在未来25年内,伊拉克将成为全球石油产量增长的最大贡献者,而且伊拉克石油产量达到峰值水平,最早也要等到2036年。国际能源署的首席经济学家法塔赫·比罗尔进一步预测,到2015年伊拉克石油产能可达到日产650万桶,在其后20年里,可以达到日产800万桶左右。不过,他也警告说,如果这种单日800万桶的全球单个产油国的最高产能没有出现,将会给供需十分紧张的全球能源市场产生巨大的冲击和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伊拉克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民众社会生活水平的改善是不能完全靠能源部门来实现的。原因在于,石油工业并非劳动密集型产业,无法提供太多的就业岗位。

尽管开发该国的天然气资源能够使其经济更加多元化,但不能就此认定,来自天然气行业的收入将使伊拉克政府摆脱和超越其对石油行业的过度依赖。不仅如此,石油行业与天然气行业的未来发展与扩张还会使伊拉克的经济发展陷入资源依赖型的恶性循环之中。

与此同时,石油收入抬高了伊拉克货币第纳尔的汇率,这就使得与石油行业无关的产品的出口变得更加困难。这种发展,加之在美、英入侵伊拉克之后取消了该国的进口关税,使得2003年以后来自伊朗、土耳其等国的廉价消费品大行其道。这种态势无疑对伊拉克的工商业产生巨大冲击和影响,也大大降低了在工商业中创造业机会的可能。

因此,石油工业的增长是不可能导致伊拉克贫困人口的大幅减少,伊拉克必须摆脱对油气资源收入的过度依赖,这就需要伊拉克对其经济进行系统性长期规划。

浙江方铲

合肥提花四件套

成都带锯切纸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