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硝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伊春上访女子被关废弃太平间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06:22 阅读: 来源:硝酸厂家

伊春上访女子被关废弃太平间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 遭限制人身自由3年,当地官员称是“人文关怀”

■ 目前下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

▲ 当地将陈庆霞安置在废弃的太平间里长达三年。

?

▲ 陈庆霞表示双腿是被打残的。

?

早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黑龙江伊春上访女子陈庆霞因常年上访告状,被当地有关部门安置在一所废弃的太平间里,限制人身自由长达3年。对此,伊春带岭区宣传部昨日公开表示,这是对信访人员的“人文关怀”。

就陈庆霞被限制人身自由等问题,带岭区委书记张跃文昨日作出回应,称整件事情已持续10年,当地政府负有责任,必须“认账”,要照顾好陈庆霞的衣食住行,依法定责赔偿。当务之急是通过警方寻找陈庆霞的孩子,同时对陈庆霞的病情继续予以治疗。

据了解,2007年,陈庆霞的儿子在当地信访办去北京接人时在混乱中走失,至今下落不明,丈夫目前住在精神病院,陈庆霞的双腿“在劳教期间被打残”。

“继续人文关怀”

带岭区宣传部昨日声称,陈庆霞的丈夫宋立升于2003年故意破坏非典检查站栏杆,被治安拘留15日。随后被批准劳动教养1年9个月。陈庆霞以对其丈夫劳动教养不服为由,多次“到市赴省进京非正常上访”。2007年,陈庆霞上访期间其儿子丢失。

带岭区宣传部长李楠表示,2007年7月,陈因打砸党政机关、公安、医院被拘留,并对其实施劳教1年6个月,劳教期满后其家人拒绝接人,无奈之下带岭区政府派人将陈接回,并安排在区养老院。考虑到陈生活不能自理,带岭区“出于人道主义,安排环卫处4名工作人员轮流照顾其起居”。

带岭区还称今后将“继续加大寻找孩子工作力度”、“对于陈庆霞本人病情继续给予治疗”、“继续对信访人陈庆霞进行人文关怀”。

劳教期几年前已结束

在带岭区一排破旧的平房前,停着一辆没有牌照的白色面包车,车头正对着的房间窗户上贴满了“我告饶了”的字样,后窗被铁栏杆封闭着,一堆渣土埋掉了窗户的下半截,这就是陈庆霞现在的住处。除了陈庆霞的姐姐每天出入给她做饭、送药外,外人的到来总会引起面包车里人的注意。

记者发现,陈庆霞的住处房门一侧装有摄像头,并有4名带岭区环卫处工人24小时看守。据看守人员透露,现在公安局也带班,而这些房子以前则是存放尸体和花圈的太平间。

得到看守允许后,陈庆霞的姐姐陈庆兰带着记者进入陈庆霞的住处。

经过白色面包车,推开陈庆霞的房门,里面有两张大床、两张桌子和一台电视机,没有厕所,一个由木头椅子改成的坐便器旁,堆放着一包包的纸尿裤,洗衣盆、电饭锅等散落在轮椅旁边的地上。陈庆霞费力地咳嗽着。

记者发现,陈庆霞下身瘫痪,疾病缠身,生活不能自理。陈庆霞称,她18个月的劳教期几年前就已经结束,但是,2010年她被释放后不久,就被安置到这里,很难轻易离开。

陈庆霞住处的附近是一家敬老院,老人们向记者证实,陈庆霞至少在这里住了3年。

新华社记者昨晚看到,护守员已不在现场。多名当事人证实,她们一开始给陈做饭、洗衣等,晚上也推着她出来转转,后来晚上就到屋外车上守夜。护守员都是环卫工,本职工作外加轮流值班。最近一次陪护是在22日晚。

?

对于为何要“常年上访”,陈庆霞向记者道出了原委:2003年非典时,患有“延迟性心因性反应”的丈夫毁坏了拦在路口的栅栏,警方将其拘留后送到劳教所,因“患延迟性心因性反应和限定责任能力”伊春劳教所予以所外执行,并把人退回带岭公安局,两个月后,医院开出“精神分裂症”诊断证明。

陈庆霞告诉记者,见到丈夫时,他身上多处带伤,神智更加错乱,这才开始上访告状,为丈夫讨个说法。

至于自己的双腿为何会残疾,陈庆霞表示,“我从北京回来时候好好的,2007年走着进去的,他们就打我,出来的时候两条腿就不会走了。”

目击者告诉记者,当时有很多人看到陈躺在看守所门前的地上起不来,但很少有人敢站出来作证。“一般人都不敢着边,谁沾边公安局都老找。”

伊春市劳教所副所长袁恒海告诉早报记者,伊春市劳教所不接收女劳教人员,对陈庆霞劳教一事并不清楚。陈庆霞家属称,陈庆霞是被送往哈尔滨市看守所劳教的。截至记者发稿,当地并未公布陈庆霞双腿致残原因。

孩子至今下落不明

采访中,陈庆霞告诉记者,2007年,她带着儿子去北京上访,就在带岭信访办接人的过程中,12岁的儿子宋吉德走失了。

陈庆霞表示,“当时我领着儿子去上访,信访办杨海峰(当时到北京接陈庆霞回家的时任带岭区信访办主任)说给我2000元,让我回家。我说不要,当我走到公交车站,孩子上了车,他们就把我拽下来了,打个出租车,把我塞到车里头,杨海峰就说孩子由他管。”

“我们打算把他们一起接回来解决问题,她执意让孩子先跑,天都黑了,我们哪能追上大客车?我们也没有办法,责任都在她。”杨海峰称。

昨天下午,陈庆霞家人来到带岭区信访办,再次要求接走陈庆霞,但没有获准。陈庆霞家人说,以前每次都说去问问领导,但始终没有结果。

石家庄三相防雷器

合肥生物质颗粒燃烧机

云南祈和打蛋器

河北手持式atp检测仪

相关阅读